云深✨

我握住了笔,就像握住了光。

【反虐练习】1

  在雪地里躺久了,身体一寸寸冰冷下去,呼出的气息也不再凝结成白雾,潜意识的,亦或无意识的,我吃力抬手,想够一够天上的太阳。


  还未凝固殆尽的血液顺着消瘦的手臂缓缓流落,我却麻木地感受不到丝毫痛意。


  我想,原来人快死了是这样的感觉,思绪一片空白,什么都不想了,什么也不念了,只余下彻骨的冷意,和漫无边际的困意。


  说来好笑,我自诩聪慧过人,机敏而又富有才学,不说位极人臣,功高今古,但勉强也能安然无恙苟活数十年。


  却未料到,我捱得住沉痛家法,挡得住刀光剑影,终究没能防得住诡谲难测的人心,落了个这般下场。


  阳光自指缝间倾泻,斑驳地映在我的脸上,温热一片,我再难睁开眼皮,轻轻阖上。


  手也跌落,血色洇湿了皑皑白雪。


  我在红尘跌摸打滚求生十九年,在二十及冠的前一天,被亲生父亲弃之雪地,自生自灭。


  我明明,那么想活下去。








© 云深✨ | Powered by LOFTER